徐兵河教授:艾立布林登陆中国,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新希望

来源:齐鲁在线  2019/7/30 16:03:11   浏览次数:

  化药巅峰之作

  近日,由卫材株式会社研发的用于治疗晚期乳腺癌的化疗药 -- 艾立布林即将在中国上市。我国著名肿瘤内科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徐兵河教授在“医学界肿瘤频道”发布了《徐兵河教授:化药巅峰之作 -- 艾立布林登陆中国,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新希望》一文,文中专家徐兵河教授介绍了艾立布林对中国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疗研究成果。文章全文如下:

  近日堪称“化药巅峰之作”的艾立布林在中国获批,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两种化疗方案(包括蒽环类和紫杉类)治疗的局部复发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作为中国上市临床研究(304研究)的主要研究者(PI),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徐兵河教授介绍了该研究的主要结果,以及艾立布林对我国晚期乳腺癌治疗格局的影响。

  304研究证实艾立布林对中国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疗获益

  随着乳腺癌诊疗水平的提高,中国乳腺癌患者的整体预后明显改善,5年生存率接近国外水平。然而,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生存预后仍不容乐观,5年总生存率仅25.9%[1],亟需新型治疗方案来改善生存。特别是蒽环类和紫杉类耐药的复发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由于毒性等原因,治疗选择更少,患者需求远远未被满足。

  304研究[2]是一项多中心、开放性、随机、平行对照的III期临床研究,旨在评价艾立布林相比长春瑞滨对我国局部复发或转移性乳腺癌女性患者的疗效及安全性,于2019年3月发表在《欧洲癌症杂志》。

  从2013年9月26日至2015年5月19日,研究共纳入来自我国35家中心的既往接受过2~5种化疗方案(包括蒽环类和紫杉类)的局部复发或转移性乳腺癌女性患者530例,按1:1随机接受艾立布林(1.4mg/平方米,静脉注射,第1、8天,264例)或长春瑞滨(25mg/平方米,静脉注射,第1、8、15天,266例)治疗,每21天一个周期(图1)。两组患者基线特征均衡。

  研究的主要终点为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为客观缓解率(ORR)、缓解期(DOR)和总生存期(OS)。

  研究结果显示:

  艾立布林组相比长春瑞滨组PFS显著改善(HR 0.80,95% CI 0.65-0.98,P=0.036),两组中位PFS为2.8个月(95%CI 2.8-4.1)vs 2.8个月(95%CI 2.7-2.8)。艾立布林的PFS获益也得到了事后敏感性分析验证:两组中位PFS为3.7个月vs 3.1个月(HR=1.19,95%CI 1.03-1.37,P=0.020)。而且,艾立布林的PFS获益可见于绝大部分亚组:包括HER2阴性和三阴性乳腺癌患者。艾立布林组与长春瑞滨组的OS相似。

  此外,艾立布林组的ORR显著高于长春瑞滨组30.7% vs 16.9%,且在所有亚组中艾立布林的ORR在数值上均更有利,包括HER2阴性以及接受过4~5种化疗方案的患者。艾立布林组的临床获益率CBR38.6% vs 23.3%和疾病控制率DCR49.2% vs 33.1%也得到显著改善

  安全性方面,两组不良事件发生率相似,但艾立布林组因不良事件导致治疗终止、剂量调整、错过治疗和剂量延迟的患者比例更少。

  该研究结果表明,在既往接受过一种蒽环类和紫杉类治疗的复发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艾立布林较长春瑞滨统计学显著性改善PFS和ORR,且更少导致治疗计划变更事件,证实了艾立布林对我国此类患者的获益。

  更多数据:艾立布林是蒽环类和紫杉类耐药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更优选择

  艾立布林对蒽环类和紫杉类耐药的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疗获益已得到多项研究证实。

  2001年发表在《柳叶刀》上的III期EMBRACE研究(305研究)[3]纳入来自19个国家135家中心的762例局部复发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按2:1随机接受艾立布林或医生选择的治疗方案(TPC)。患者之前接受过2~5次的化疗方案,包括蒽环类和紫杉类。

  研究结果显示,艾立布林相比TPC可显著延长OS13.1个月vs 10.6个月);两组1年OS率为53.9% vs 43.7%。同样,艾立布林组的ORR12% vs 5%P=0.005得到显著改善,PFS(3.7个月vs 2.2个月,P=0.09)也有延长趋势。两组最常见的不良事件是虚弱、疲劳和中性粒细胞减少症,且大多数不良事件为1级或2级。

  301研究[4]是在经蒽环类和紫杉治疗后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对比艾立布林与卡培他滨的随机III期、开放标签研究,从2006年9月至2009年9月,共纳入1102例接受过≤3次化疗(针对晚期或转移性疾病治疗≤2次)的患者。

  结果显示,艾立布林组与卡培他滨组的主要终点相当:两组中位OS为15.9个月vs 14.5个月(HR 0.88,95%CI 0.77-1.00,P=0.056),中位PFS为4.1个月vs 4.2个月(HR 1.08,95%CI 0.93-1.25,P=0.30)。

  但艾立布林在HER2阴性(中位OS 15.9个月vs 13.5个月,P=0.026)、三阴性(中位OS 14.4个月vs 9.4个月,P=0.006)和非内脏转移(中位OS 27.8个月vs 18.3个月,P=0.002)患者亚组分析中的生存获益显著[5]。两组总体健康状况和总体生活质量评分相似,且安全性可控,大部分不良事件为1级或2级。

  对301研究和EMBRACE研究的联合分析[6]也进一步验证了上述结果:艾立布林组n=1062相比对照组n=802显著改善OS(15.2个月vs 12.8个月,HR 0.853,95%CI 0.768-0.948,P=0.0031);在HER2阴性(15.2个月vs 12.3个月,HR 0.841,95%CI 0.743-0.952,P=0.0062)和三阴性乳腺癌(12.9个月vs 8.2个月,HR 0.741,95%CI 0.599-0.917,P=0.0056)等亚组患者中艾立布林同样带来了显著的OS获益。

  艾立布林为我国晚期乳腺癌患者带来新的生存机会

  从上述研究我们可以得出:对于既往蒽环类和紫杉类治疗失败的局部复发或转移性乳腺癌女性患者,艾立布林相比传统化疗药物能够带来显著生存获益,并且显著提高了ORRCBRDCR;在HER2阴性、三阴性乳腺癌等亚组患者中也获得一致结果,并且具有良好的安全性特征。

  而且,艾立布林用于晚期乳腺癌已获得国内外各大指南[7-10]的一致优选推荐,包括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2019年v1.0)、第四届欧洲肿瘤学会(ESO)-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国际晚期乳腺癌共识(ABC4)、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诊治指南与规范(2017版)以及中国晚期乳腺癌临床诊疗专家共识(2018版)。

  目前我国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疗选择有限,特别是蒽环类和紫杉类耐药的患者,此次艾立布林在国内获批,必然为我国此类患者带来新的生存机会。

  参考文献

[1]Cardoso F,Spence D,Mertz S, et al. Global analysis of advanced/metastaticbreastcancer: Decade report (2005-2015)[J].Breast.2018;39:131-138.

[2]Yuan P,Hu X,Sun T, et al. Eribulin mesilate versus vinorelbine in women with locally recurrent 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A randomised clinical trial[J].Eur J Cancer.2019;112:57-65.

[3]Cortes J,O'Shaughnessy J,Loesch D, et al. Eribulin monotherapy versus treatment of physician's choice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EMBRACE): a phase 3 open-label randomised study[J].Lancet.2011;377(9769):914-23.

[4]Kaufman PA,Awada A,Twelves C, et al. Phase III open-label randomized study of eribulin mesylate versus capecitabine in patients with locally advanced 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previously treated with an anthracycline and a taxane[J].J Clin Oncol.2015Feb 20;33(6):594-601.

[5]Twelves C, Awada A, Cortes J, et al. Subgroup Analyses from a Phase 3, Open-Label, Randomized Study of Eribulin Mesylate Versus Capecitabine in Pretreated Patients with Advanced 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J].Breast Cancer (Auckl). 2016;10:77–84.

[6]Twelves C,Cortes J,Vahdat L,et al. Efficacy of eribulin in women with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a pooled analysis of two phase3studies[J].Breast Cancer Res Treat.2014;148(3):553-61.

[7]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Breast Cancer(Version 1.2019).

[8]Cardoso F,Senkus E,Costa A, 4th ESO–ESMO International Consensus Guidelines for Advanced Breast Cancer (ABC 4)[J].Ann Oncol.2018;29(8):1634-1657.

[9]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诊治指南与规范(2017年版)[J]. 中国癌症杂志. 2017;27(9):695-760.

[10]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 中国晚期乳腺癌临床诊疗专家共识( 2018版)[J]. 中华肿瘤杂志,2018, 40(9):703-713.

  专家简介

  徐兵河,教授、博士/博士后导师,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主任医师,国家新物(抗肿瘤药)临床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前任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肿瘤药物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候任主任委员、国家肿瘤质控中心乳腺癌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国家癌症中心“中国乳腺癌筛查与早诊早治指南”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内科医师分会副会长、中国老年医学学会老年肿瘤分会副会长、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理事长、北京肿瘤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St.Gallen早期乳腺癌治疗国际共识专家团成员、晚期乳腺癌(ABC)治疗国际共识指南专家团成员。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odeWp-RkLipm4snajaeysw

猜您喜欢的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稿件、图片均有可靠的来源,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 并不代表齐鲁在线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